唐山澳捷石油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中石油、华信、振华齐出手,重启中国油气的海外并购模式!
        技术支持

        中石油、华信、振华齐出手,重启中国油气的海外并购模式!

        浏览次数: 日期:2017-02-28

           

         

         

        第一次出手:1997年,中石油成功收购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并主导作业。
         
        目前,阿克纠宾油气项目已发展成为一个千万吨级的油气区,成为哈国第四大石油公司,并为中哈原油管道这一跨境油气动脉提供稳定的油源,多元化了中国原油进口渠道。而且,作为外国投资者,中石油从该项目获得了稳健的投资回报。同一年,中石油与伊拉克石油部(萨达姆当政时期)签订中国公司在中东地区的第一个石油合同——伊拉克艾哈代布油田合作项目。(本人于1999年9月至2002年8月曾在该项目工作三年)
         
        第二次出手:2002年前后
         
        中海油成功收购印尼及澳大利亚某大型海域油气田的部分权益;中石油成功收购印尼某陆上500万吨级油气田;中石化成功进入哈萨克斯坦,获得FIOC油田部分权益;中石油2004年以41.8亿美元成功收购哈国某大型石油公司,创造了当年全球油气市场第二大收并购交易;中哈原油管道开始建设并投产运营;中国三桶油竞相研究俄罗斯油气市场,摩拳擦掌准备进入。
         
        第三次出手:2009年前后
         
        全球金融危机下的油气市场哀鸿遍野,油气资产大幅缩水;再加上伊拉克石油市场自2003年第二次战争后开始对外开放,谋求外国投资。掀起了中国公司在“一带一路”地区油气合作“高歌猛进”的时代。先是俄罗斯在危机下撑不住了,通过“贷款换资源”的方式,与中石油合作,签订中俄原油管道建设协议和原油购销协议。谈了近15年的中俄原油管道项目在俄罗斯遭遇低油价危机的“认怂”时间窗口下终于达成协议。再是2009年中石油“抄底”收购哈萨克某600万吨级优质油田项目的50%权益。同时,中石油、中海油与国际石油巨头一道,抓住伊拉克战后重新开放的千载难逢时机,全面进军伊拉克市场,并连续斩获数个大型、特大型油田开发项目。这些项目大多以中国公司与欧美石油同行成立联合作业体的方式运作。另外,三桶油同时看中伊朗这一巨大的上游勘探开发和工程服务市场,几乎是同一时期,分别获得伊朗雅得瓦兰、北阿扎德甘、北帕斯油气田开发项目。还有,对后来中国油气进口多元化格局形成有重大影响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国—缅甸油气管道也是这一时期构筑的,成为现在“一带一路”建设互联互通(设施联通)的标志性工程。在我看来,2009年前后是中国企业实施国际油气项目合作的“黄金时代”。
         
        第四次出手:2012年前后
         
        在油价持续高企驱动下,全球各大油企对非常规及深海油气十分热衷,不惜重金收并购。中国石油企业也不例外,澳大利亚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煤层气项目,东非莫桑比克举行天然气项目、缅甸深水勘探,中国的三桶油均纷纷涉足。而且,这一时期,中石化2013年拆资31亿美元收购阿帕奇(Apache)公司在埃及的油气资产。这一时期,不仅中国公司,全球有实力的油企似乎都失去了理性,不惜代价在页岩油气、油砂、超重油、深水、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上砸入重金,从而导致后面低油价寒冬来临时,这些项目大多成了“烫手山芋”。
         
        第五次出手:就是2017年年初的这一系列收并购交易了。
         
        纵观此次系列收并购,其动因不外乎以下几方面:
         
        一是“一带一路”区内的重点资源国,特别是中东地区产油大国,向中国石油公司抛出了橄榄枝。
         
        这是由全球能源地缘政治格局所决定的。众所周知,随着美国页岩革命的持续成功,美国能源自给自足的独立性越来越强。美国从全球头号油气进口大国,转变为天然气出口国,且在石油进口量上持续大幅下降,这一变化对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均产生了深刻影响。作为主要卖家的中东油气出口大国,如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和科威特等,不得不调整政策,瞄准新的买家。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当然是它们认为能够接替美国买家的当仁不让选择,开始纷纷“向东看”。而ADNOC将其陆上最大油田12%的权益授予两家中国公司,也就毫不奇怪了。
         
        二是“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强力推动的战略倡议,在“带路”范围内的油气投资至少可以确保“政治上正确”。
         
        中国石油企业,特别是石油央企的海外油气合作与收并购行为长期遭受好事者和“朝阳群众”的质疑,“亏损说”“腐败说”常常不绝于耳。而近年来,随着国家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带内的一些油气高端合作市场(资源丰富+政策透明+风险可控+安全保障)受到青睐,阿联酋等国就是典型的高端市场。因此,中国油企们纷纷把目光瞄准这里,这次是中石油和华信打了头阵。
         
        三是中国石油企业在“一带一路”区域内的投资已有20年的历史,对这一地区的油气投资环境、合作模式、运营管理均了然于心,项目开发和后续运作的成功几率较大。
         
        油气投资、尤其是上游勘探开发合作的门槛高、周期长、投资大、风险高,需要投资者长时间的储备和积累。此次中国油企在中东和亚太地区“再出手”,是蛰伏较长时间后的“重出江湖”之举,更是在前期拥有深厚合作基础上,把握新形势再接再厉、再下一城的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之举。以中石油为例,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倡议提出后,中石油的目标是打造“一带一路”油气合作的“升级版”,而不仅仅是开疆拓土之举了。
         
        四是随着国际油价的缓慢回升,经过近三年的蛰伏期后,中国油企们承受低油价的能力变强,对未来的悲观情绪逐步消散,开始卸下包袱,昂首阔步前行。
         
        进入低油价周期以来,绝大多数油企苦练内功,通过强身健体、降本增效应对“寒冬”,目前这一做法明显见效,企业的管理能力、风控能力得到有效提升,对外合作和扩张的欲望变强。去年底以来,国际油价企稳回升,加上特朗普当政后,传统油气工业在美国重新得到重视,再配以OPEC和俄罗斯等产油大国连续达成限产协议,这种回升迹象愈加明显。今年前两个月,国际油价与去年平均水平相比,上涨了24%,这大大增强了油气投资者的信心,也相应增强了国际油气合作市场的“活力度”。
         
        可能唯一的区别是,前四次的“出手”,基本是石油央企唱主角,而第五次却不一样了,大型石油央企、中型石油国企、大型石油民企均站到了舞台的中央,三箭齐发、同台竞技、相得益彰,这是件好事情,是中国石油界的盛事,也为国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增添了一缕亮色。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无此相关商品!